您好!欢迎来到虎牌娱乐!

板报网为同学们提供国内外最新的手抄报、黑板报和简笔画等板报素材

虎牌娱乐

90分跟98分到底差在哪?她在奥地利中学,看见台湾教育做不到的7件事

发布时间:2018-04-02 21:57:00 编辑:板报网 来源:板报网

己被围观

我在13岁那年,前往奥地利学音乐,也在当地上了六年的中学。当时的我完全无法预料,接下来的这些年,将在我未来的人生带来多大的影响。

口语表达:用自己的话说
寻找答案:许多事情没有标準答案
逻辑思考:哲学、心理学为必修课程
外语学习:世界很大,而英文只是众多外语之一
训练读书:书就是书,没有所谓的课外书
良性竞争:有人就有竞争,但可以同时很多个第一名
请说谢谢:勇敢接受他人讚美

口语表达:用自己的话说

我从只会拼ABC的时候进了奥地利的中学,几个月逐渐对德文上手后,学校老师们开始让我参与小型的随堂考,而这类的考试一般都是口试。一班也才二十来人,基本上不需要花几堂课的时间就能考完全班,老师多半事先不会通知什么时候轮到你,差不多知道老师要考试了,大家就得早早开始準备。

我的口试初体验是在历史课。年轻有活力的女老师特别挑了课本上一段短短的内容还有课堂上发的一张讲义,并提早告诉我考试日期。为了让很照顾我的老师刮目相看,我非常认真的反覆背诵老师发给我的考试範围。之前看过同学被老师叫到黑板前口试,感觉上似乎也不会很难,而且一个人也不过考个几分钟左右。我相信只要自己把所有内容背熟,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轮到我考试的那天,我才发现,其他同学们在台上考口试好像很轻鬆,是因为他们很习惯这样的考试方式。我却从来没有全班同学盯着看你口试的经验,一上台真的是紧张到心脏砰砰跳。幸好问题很容易,我鬆一口气,虽然很紧张,不过还是一字不差的把课文複诵出来。这时老师用非常讶异的眼光盯着我,我正纳闷是不是自己哪里背错了,老师带着些许严肃的口气问我,「为什么妳的回答跟课本完全一样?」

我当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心想,呃…考试不就是要考课本的内容吗?不然要考什么?

老师看我似乎不解她想要表达的,用鼓励的语气对我解释,「妳全部都背出来,表示妳花了很多时间仔细读了这些内容。只是妳回答的完全都是课本里面的句子,所以老师不能确定妳真的理解内容。妳能试试看用自己的话说吗?」

我呆住了。那么努力那么认真的把课本内容背出来了,竟然让老师感到担心!

不仅是历史老师,其他科目的老师也都要求你「用自己的话」说。笔试要求用自己的话说也就罢了,可以慢慢想怎么写。但是口试必须立即反应,青春期的孩子又憋扭,谁愿意在全班同学面前反应不过来,超丢脸啊!我高中时主修生物,那时走在路上还会一直大声唸着 Desoxyribonukleinsäure (DNA/脱氧核糖核酸)、Endoplasmatisches Retikulum (ER/内质网)这些很饶舌的名称,唯恐在口试时候咬螺丝!中文的「唸书」一词其实很贴切啊,我当时书真的是用「唸」的!

寻找答案:许多事情没有标準答案

在高中的德文课,我们看了大量的诗集。但是老师从来没有叫我们背任何一首诗,而是要求每个人去诠释并揣测诗中所藏的意义。这是奥地利高中课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叫做 Gedichtinterpretation,意为「诗的诠释」。

我们学习不同时代各个诗派的韵律、古德文、作者生平中的起伏、当时社会背景。然后来诠释诗词的深层意境。为什么作者会写这首诗?他在隐喻什么?他诗中有月亮湖泊夜莺,是在影射什么吗?哪首诗能够引起我们的共鸣?为什么会引起我们的共鸣?

没有标準答案,但可以有系统的一一分析,老师则在旁边导引。就这样,我们读遍了不同德语系国家(德国、奥地利、瑞士)文豪的诗集。十分有趣的是,同样的一首诗,同样的一个情景,竟然各个同学的「诠释」截然不同。

情窦初开的孩子对于政治社会诗词兴趣不大,德文课本也很聪明,列出一堆情诗。我的德文老师嫌不够,还会找流行乐的歌词给我们读。并且理直气壮的说这就是我们现代人的诗,要我们写诠释。

德文月考(笔试)的时候,老师也会发很多首不同的诗,让你选一首你觉得能引起你共鸣的,这就是你的月考题目。一场笔试就只要求你诠释一首诗。后来到了高年级,主科的月考时间拉长,一堂德文月考长达三四个小时。写到一半,没有灵感了,还可以出去教室外面吃个麵包再回来继续写。

当我们对德文诗的分析能力底子打好后,其他的外语老师也跟进,要我们读诗。我的主要外语是英文与法文,英文老师说要我们看莎士比亚的原版,莎士比亚的古英文中,句句充满韵味。本来我们超级期待可以看「罗密欧与茱丽叶」的爱情悲剧或是「Twelfth Night」这样的浪漫喜剧(德文老师带我们去话剧院看德文版的「Twelfth Night」,里面还有男主角正面全裸演出的桥段,把我们都吓傻了)。

结果英文老师丢了正经八百的宫廷剧「哈姆雷特」(Hamlet)给我们,要我们挑段落出来诠释。莎士比亚的古英文说实在大家看来看去也看不不出个所以然,结果不约而同都挑第三幕中主角最经典的独白(就是开头是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那段)。

同学们会私下彼此抱怨「诗的诠释」佔去我们这么许多时间。现在长大了才了解,在让我们传承德语系文化的同时,我们也从中建立了观察文字的能力,也意会到读文字不能只看字意,文字又能够运载多大的力量。也不知不觉地体会,事情并没有标準答案,每个人切入的角度不同,感受也不尽相同。

前些日子遇到一位学妹,她对我叙述,她的高中德文老师曾经在课堂上长期导引学生看报纸,一件时事或是政治新闻至少看三个不同报纸,然后比较各报记者切入的角度、段落承接、重点,来思考不同媒体的立场。

她笑着对我说,一直到现在,看新闻还是下意识的会去分析新闻是用什么角度在报导,「老师当时在我们心中播种,现在正在发芽。」她这么说。


善念像一个回力球,又回到它最初的地方 90分跟98分到底差在哪?她在奥地利中学,看见台湾教育做不到的7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