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虎牌娱乐!

板报网为同学们提供国内外最新的手抄报、黑板报和简笔画等板报素材

虎牌娱乐

在路边买槟榔,才知道自己被通缉...法律,只保护懂它的人!「做工的人」再怎么拼搏也无法翻身

发布时间:2018-04-05 03:00:18 编辑:板报网 来源:板报网

己被围观

后来才知道,工地所谓的「进修」指的就是坐牢。

工地「进修」的原因很多,公务员也常被约谈。反正只要有工程案,从垃圾飞出围篱外到偷工减料被抓包,多多少少都能查出一些或大或小或无聊或真的缺失。至于大到多大,小到多小,从来就很难说得清楚。有时候是真的该死,有时候是检察官无聊,有时候是纯粹被扫到颱风尾,当然,懂得保护自己的公务员们大多数在约谈几次后就没事。

只是在工地现场,常常是真的被抓去关的,有的其情可悯,有的不明就里。工人们对于法治的理解程度往往不足,有时候实在也难找律师,在一些证据确凿的状况下,也就笨笨地认罪了。

比较有意思的几个案例,其实说穿了也就是法律知识不足。

我记得有一个粗工表示自己因为出外工作,老婆跟人跑了,走的时候,还把户头空的存摺、印章拿去卖人,赚得五千元。等他两年后在路边买槟榔时,才发现自己遭到通缉,被依诈欺洗钱共犯抓去蹲了半年。其实这没啥问题,让他愤慨的是,到了监狱里面才发现有人是自己拿去卖,而且第一次被判缓刑,第二次才因为又被抓而入监。

之后他每每说到这事,就认定法院判决不公,因为那人是在便利商店工作,感觉比较斯文。他认为早知道就自己卖,还有五千可以花用,对此认定是政府欺负他,直喊着要关他的话,至少也要给他五千。

有时则是铤而走险。曾听过开货车的司机,接到电话说要他载垃圾去倒,但那指定倒垃圾的位置隐密而难行,等到倾倒完成,倒是领了现金。

然而隔没几个月,警察们依监视器查出司机在水土保持地倾倒废弃物,而且那些碎石原来是炉渣。由于已过了数月,手机号码早已洗掉,不管再怎么联络也都联络不上,他只好忿忿不平地去坐牢。那几个月内,他用他破碎的文字写陈情书,翻每一座监狱都有的《刑法》,拼凑出根本没有人会接受的陈情信件。想当然尔,直到刑满出狱,都没有人回信。

这些案件无论如何都是罪证确凿。而这些口笨舌拙,完全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工人们很多连传票都没收过,直到在路边买饭买菜时,才发现自己被通缉了。接着到处问人,就是没花钱去找律师,等到判刑下来再被抓去关。

这也就是「进修部」的由来。没有被关过的工人,和被关过的工人,在法律议题上的态度往往完全不同。

被关过的工人,对于社会的黑暗面理解更深,毕竟同房室友聊上一阵,也就立刻清楚法律问题。没有什么法律见解会比活生生被判刑的人在你面前愤恨不已地骂官,更能让你质疑司法不公。有些人在被关的期间,每天就是看着自己的自诉和判决书。

他们因此对法律再也没有信任,反正无论怎么比,这些学历低的劳工本来就不在保护之内。他们倒是在监狱里面补课,慢慢地建构他们对于法律的架构和看法,例如:「有钱判生,没钱判死」、「法律只保护懂他的人和请得到律师的人」、「穷人参政冲第一的原因是,出事可以说是政治迫害」。

有些则是未经证实的传言,例如:请立委关说,可以有特殊的方式救济成功;一审没用,二审可以开始準备红包给法官,抗告到三审时,要尽量塞钱改判决,等到更审出来才有机会──这还有理论支持,因为一审的法官年轻不敢收钱,二、三审的法官老了,出事还有同学、学弟、朋友罩着,所以才有信用去改判决。 这些「进修部」出来的,对于司法的不公平已有定见。反正中华民国的司法本来就没有公平过,在监狱的期间,更让人有如此体悟。所有进去过的人都告诉我,要用各式各样的方法打通关节。没有官员不贪汙,尤其是掌管狱政的:独立系统,独立作业,比警察圈子还小,比军人圈子还窄。只要够有钱,进去一样会有好日子可过。

例如办个抽奖活动,也得让狱卒家里抽中才是上道的好方法。我从来搞不懂这些抽奖活动有啥意义,但他们似乎对此茅塞顿开,从他们发光的眼神看出,那是一种深信不疑。


全家看《可可夜总会》,爸爸在孩子面前落泪...荷兰爸爸:在孩子面前哭,并不丢脸 「一开始就输了有什么关係!」一场五子棋比赛,企业家爸爸让孩子学会的3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