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虎牌娱乐!

板报网为同学们提供国内外最新的手抄报、黑板报和简笔画等板报素材

虎牌娱乐

没有棒球,我不是流氓就是黑手!陈金锋:小学四年级就没读书,失败了,我连字都不会写,还能干嘛?

发布时间:2018-04-06 21:00:17 编辑:板报网 来源:板报网

己被围观

穿上52号球衣的陈金锋,在世大运惊天一击,点燃圣火引爆序幕高潮。他是台湾第一位站上美国职棒的棒球手,也是中华队的「永远第四棒」,人称「锋哥」,但在陈金锋生命前半段中,棒球几乎占满了生活的全部,回首过去,陈金锋如何看待棒球跟学习呢?

如果把棒球从陈金锋的生命中抽离,第一个可能是,出现一个蛮力无穷的流氓。第二个可能是,一个机车修理黑手。如果,假设有第三种可能,才有可能看到一个会读书的陈金锋。

陈金锋生命前半段中,棒球几乎占满了生活的全部,没有成为流氓、黑手,却有点像是社会文盲,生活的大部分都是棒球,以及和棒球有关的人、事、物。很多事情,是无法预测的。身边的人,如果都没有好好读书,大家想法又都差不多,混在一起,就很可能变成流氓,或是,当个乡下地方的黑手修车师傅。当年若四处鬼混,可能认识的人就会不一样,也可能在不同的社会结构中误入歧途。

进入少棒队前,课本对陈金锋早就没有吸引力。正确的说法是,小学四年级之后,他就没有再念书了,因为每天都在球场。

每天都泡在棒球场,至少五、 六小时,那时候还有夜训,从眼睛睁开,到再进入梦乡,几乎天天都在做相同的事。也不知道这是谁的期待,不清楚是为了谁才这样做。更不清楚,这是真的爱打棒球吗?

那不是一般的小学生所能体会的。少棒队的学生球员,只剩下「球员」的角色,「学生」的角色被强大的影子所掩盖。

进了球队之后,唸书对大家的意义,就是有个交代就好,不幸遇到考试,「作弊啊。」见到考卷,要不是都不会写,当然就是签个名交卷,再不然,有人就抄歌词。

台湾,都希望棒球队打冠军,棒球在这个大框架下,教练是执行者,他必须要拿出带队成绩,必然全力付出。旧时代的思想是,靠着让小孩天天苦练,苦练出强棒,出国比赛为国争光,拿冠军。

因为大人们的期待,加诸在小孩身上,所以「台湾的少棒,有一段时间是很可怜的。」这些做法对不对,见仁见智,但是「小孩子身上,带着压力」等于是家长们的期待,加上教练的期待,剥夺了孩子的自由与快乐。

「你看到台湾(打棒球)的小朋友,他们脸上是很痛苦的,就是剥夺了他们的乐趣。」

只打棒球,不读书,「这个赌注很大啊」,大到只能赢不能输的地步。因为家长把孩子所有学习的机会都押上去了,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失败了,你连字都不会写,你还能干嘛?

在球场上,体会合作与竞争

「只打球,没有读书,你是什么?应该是什么都没有」。

「可是,美国那些打棒球的小朋友,他们是很快乐地在学习。」棒球是生活教育的一种,同时间还有其他的运动可以选择。生活教育也不是只有输赢,而是体会在球场上如何和其他小朋友合作,又如何靠团体合作,与另一支球队竞争。

小朋友,就让他去喜欢这个运动,用棒球带动他运动的习惯,棒球,只是他在所有运动中的一种选项,而不是唯一的选项。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拿冠军,为国争光?这就像是给他们扣了一顶大帽子,你觉得他们会快乐吗?

小时候从少棒到青少棒、青棒,差不多九年的时间,全是棒球,没有课业,或是轻忽课业,当年「我没有选择,也不懂什么叫做『选择』,就这样一直打球,打到退休。」

不知不觉就戴上了这顶大帽子,这顶帽子几乎戴了整个棒球生涯。慢慢长大、成熟了,到了职业队后回头看,「奇怪,为什么小朋友都要这样过?」

拚了命地练球,所有时间都在练球,「难道你练球,就不能让他感觉快乐?难道你不能在练球过程中,让他产生兴趣?」

小朋友来,是学习打棒球,而不是规定他来了棒球队,指定他什么时间去做什么事。就像小朋友通常爱看卡通,但你让他一直看、一直看,有一天他会腻,会问你「为什么又要看卡通?」他从卡通中再也找不到乐趣。

「我是到了国外,才慢慢开始看书。」再拿起书本,是有目的的,「我向林华韦老师借了心理学相关的书,因为那些在比赛中用得到」。

后来慢慢觉得,每天若是能看一点书,就都是一种学习,看书变成一种时空变化,让你每天去学习不同的东西。我们从小没有学习过扎实的基础学科,就由重新看书开始,找回从前失去的读书乐趣。

棒球强大的影子掩盖了一切

读书的乐趣,曾经被棒球的强大影子遮盖住,现在长大了,棒球才不再成为生命及生活的全部。

现在的社会,不是在学校读很多书就有用,或是不读书就没有用。只要有心,任何时间想读书,都可以开始,只要愿意花时间。

台湾教育系统对于学生棒球员的培养,是否可以让他们在该完成基础学业时,有充足时间及品质完成学业,而不要等他们到了40岁,才去完成他想完成的,或是重新去学习他们本该在小时候就应该学的东西?

教育制度的设计,应该让打棒球的小朋友和一般孩子一样,至少完成基础学业。至于有没有读到书、你想不想学,那是因人而异。你失去接受基础教育的机会,错过了,就来不及了。

自少棒时期,小学四年级起就没有念到书了,到了高中就更不可能对念书产生兴趣,「对我们来说,就是来不及了。」

高中毕业后,有两条路。一是可以打社会业余球队,马上有钱可以赚。另一条路是可以保送上大学,不用考试。既然如此,高中时期每天上午进教室上课,为什么还要抄笔记?为什么还要念书?

两条路都不需要你有特别的知识基础,那谁还要念书呢?保送上大学,又是「到有棒球队的大学就读,但他们从小就和我一样没有念书,还会想要拿起书本读书吗?我不知道。」

回到少棒球员的训练。「才小学,你要他打得多好?」好比是小学生,你都要他考一百分,「可是我问你,到最后,那些一百分的用意在哪里?」

为什么要考一百分?是父母亲期望的一百分?还是他自己快乐学习后得到的一百分? 这两种是不一样的。

在国外,小孩子打棒球没有「为国争光」的压力,他们不会被压缩在一个空间、仅在这个狭小空间成长,他们的思考能力不会因为空间拘束而受限。在美国,可以学习很多运动,足球、棒球、篮球,他们都会学习。他们不断接触、接触、接触,就会发现自己适合哪一种运动。

台湾就是单一选项,只有这个,没有其他。外界把小朋友当成职业选手般看待,这是培养他把棒球当职业。「这样好吗? 我不知道」。

压抑下的成长环境中,小朋友从小被规定「你要干嘛、干嘛,或是,你要为我做这个、做那个」。为了父母,考试一定要考一百分,为了教练,比赛一定要拿冠军。

美国职棒许多美国本土选手都是大学毕业,多明尼加来的,高中没毕业就来打职棒,但若是他们没有机会上大联盟,就回家。若是想把打棒球当成工作,那就是一种生存方法,所以,一旦觉得没有机会上大联盟,他们会马上打算离开,因为他们已经完成了他们该完成的梦想追逐之路。

棒球的梦想没有实现,那又怎样,还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还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终于,台湾也有社区型态的棒球队。父母扮演的角色很重要,如果父母亲让孩子来学习棒球,很OK啊,如果是要来当国手,「太早了吧」。「当国手干嘛?」、「又不能干嘛?」

打棒球,只是一个过程,父母亲让孩子觉得有兴趣,才是重点,不然,就是被强迫的而已。

「父母亲强迫小朋友们,变成父母亲想要孩子变成的样子」,那不是孩子们自己想要做这件事(打棒球)。

你把一颗篮球放在水桶里,篮球和水原本是可以服贴着,但你若是一只手把篮球压到水面下,篮球就会到处跑;你两只手一起加压,或许篮球待在水里的时间长一点,你手一放开,篮球反而弹得更高,「那篮球,就像是小朋友,只是你一直压着它,勉强钻进水里」。

书籍简介__ 不求胜的英雄:解压缩陈金锋.zip



作者:陈金锋、林以君、李碧莲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27日

陈金锋

台南大内子弟,台湾不动第四棒,旅美大联盟第一人。不擅华丽言辞,却有「努力不一定有结果,不努力就什么都没有」等名言。

林以君

联合报资深记者,曾派驻新加坡、曼谷,也以任务性派遣採访海内外特定人物及事件。

新闻少见形容词,也能现场重建,擅长观察,并循细节摸索大方向,文字常渗出心理动力推演痕迹,同时俯瞰全局脉络。

李碧莲

19年新闻资历,游走穿梭于电视、报纸、杂誌、网媒等领域。第一线採访经验之外,也善于企划、包装,曾任新闻节目主持人,拿笔、拿麦克风都得心应手。


怎么让吵闹的小孩,听懂大人说的话?以色列幼教:只说「不可以」没有用!你应该... 「阿嬷,妳没欠国家一毛钱!」瘦到剩下31公斤,还被政府赶尽杀绝...台湾劳工最悲惨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