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虎牌娱乐!

板报网为同学们提供国内外最新的手抄报、黑板报和简笔画等板报素材

虎牌娱乐

被公司恶意解僱,积欠加班费1万6,最后只领到7千...难道被压迫是底层唯一的出路?

发布时间:2018-04-09 03:00:18 编辑:板报网 来源:板报网

己被围观

我是一个在营造工地待了12年的劳工。

我的朋友阿龙,在零售产业做储备主管,公司薪资单上有各种奇怪的项目,诸如薪资、业绩奖金、餐费、交通、职务加给,零零总总加起来以后,只有两万八。

由于储备干部被要求轮调各地来达成业绩,在这之前一个月,我陪他到处跑订单,凑出他这一阶段应该要有的「业绩」,剩下不足的,我也帮他二一添做五,算是交了阶段任务。

週末假日他在外跑业绩的时数,理所当然不算劳基法,他在我家整理报表,蒐集资讯并且画出饼图PTT,都算是额外的,没有收入的工时,无法申请任何的加班费。这是常态。

我们的劳基法从来就没有全面落实,他来找我的原因是:公司薪水拆为两半,他怎么算都不对。

我们讨论的同一时间,芒草心(芒草心是由一群服务街友的第一线人员组成,2011年成立)的住民阿益正接受调解,台北市政府的调解委员要最弱势的无家者和恶意解雇的资方「各退一步」,再等了两个月以后,阿益只拿到7千,台北市政府请来的调解委员用一小时时薪58元算加班费给阿益,在统计出所有薪资待遇少算了16,278元后,「各退一步」给了7千元,社工在脸书上写着「顺应压迫是否是在底层生活的唯一出路?」

往下再滑脸书,一个久未连络,考上甲种业务主管的脸友,在进入地方政府当劳检员后,清楚写出自己上个月加班42小时,却因为约聘僱只能申请20小时,剩下的22小时碍于预算,根本不可能得到。这文章不稀奇,稀奇的是其他留言,其他县市政府的劳检员直接说,他当劳检员后,从来没有领过加班费。

我则是从出社会以来,就没有领过加班费,营造相关从业工作,长时间根本没在看劳基法,要做不做随你去。我之所以不敢多说什么,是因为基层劳工面前,工程师不应该有太多抱怨,报纸的最后一页可以看到仅有1000元日薪(劳基法目前规定最低时薪133元,一天8小时至少1,064元)的待遇,从来没有消失,也当然从来没有劳动局处关注。

我们的劳动部,基本上是死的,不是他们不想做,而是他们根本没有足够人力,他们清楚知道各县市的劳动局人力都不足,只能找一些约聘、约雇者,有些劳动局处甚至连约聘都是透过关说而雇用。连劳动相关单位的人都过劳,并且过着领不到加班费的生活,何况升斗小民?就在这个月,新北市第一任教育局技职科长刘金山就因为过劳而病倒,但没有人记得。

我们的社会长时间要人工作,并且是无间断的工作,漠视劳动法令的,不是那些官员所说的个案,而是通案。去年有过劳死的各种科技大厂,造成翻车意外的蝶恋花血汗司机,现在还依旧有许多不正常劳动条件的各种运输业的花花班。

这些人就是最应该被一例一休保护的人,他们需要完整的休息,有健康的需求,应该要有陪伴家人的时间,这不就是一例一休追求的价值吗?工厂的青年劳工过劳死,运输业的超时血汗工作,很多基层劳力工作被理所当然不适用劳基法,这不正是要法律保障吗?

这些都不是个案,也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劳工面临的问题有低薪、高工时且过劳,而这正是前一次修法试图解决的。这个法案连同执政党的函示,在今年从八月开始上路,至今还不到半年,甚至还不到一季,政策不是应该要有落实的时间?要有劳动检查保障劳工健康吗?要藉由修改法令来刺激企业进步吗?要宣示并且落实让劳工享有更好的福利?

企业有加派人力吗?有给予良好的待遇吗?还是和大立光一样赚了钱,但台湾劳工什么也没有?还是忘记了蝶恋花司机疑似过劳导致33死意外?

我们的劳动部没有分析报告,没有数据佐证,只有工总商总等资方提出的「喊话」,只有不知名,无法有足够代表数量的「心声」,充斥着混淆的资讯,恐吓劳工再也没有加班费来逼迫政府妥协。

而民进党确实妥协了,政府退让到可以连上12天班,已经完全忘记了蝶恋花的惨痛教训,使一例一休倒退回马英九的时代,甚至更差。资方取得了政府的合法背书,可想而知,本来就还没跟上法令的就业环境将会变得更加恶劣。

劳动部说劳资协商,但台湾根本没有支撑劳工进行谈判以及协商的空间,劳资完全不对等,像我同学的薪资单,像阿益拿不到的资遣费。

劳动部说特休假可以递延,也就代表了可以更恶劣的要求劳工过劳,我们在公务员退出劳动保障外,现在连厂工也可以理所当然的继续爆肝血汗。

修法内容没有针对不同的工作环境有调整,基準法没有动,也没有针对个别产业的特别法去保护或规範。

没有宣誓,没有进步,没有目标,只有退让。

我看着民进党政府将劳工献上祭坛,活人献祭以取悦财团。

本文获作者同意转载,原文


上课吃炒饭、葱抓饼...只有台湾大学生会上课吃东西?泰国人吃「这个」更over 幸福婚姻有U型曲线!教育子女最花钱的时候,最容易引爆「熟年离婚」的引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