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虎牌娱乐!

板报网为同学们提供国内外最新的手抄报、黑板报和简笔画等板报素材

虎牌娱乐

交大、纽约州立大学硕士...她最后却选择在家,带小孩自学:人生学会这三件事就足够

发布时间:2018-05-27 15:00:28 编辑:板报网 来源:板报网

己被围观

从怀疑到笃信不移

六年前,先生决定让即将升上小三的老大在家自学。当时我对自学尚无清楚概念,甚至有疑虑:没学位文凭,行吗?

想要找到好工作,没学位文凭行吗?我也有这个根深蒂固的观念。

孩子在家自学这六年来,我们不断摸索适合的自学教材与方式,一路跌跌撞撞,不断从错误和失败的经验中学习,与孩子之间更是教学相长。

如今孩子在家自学已迈入第六个年头,我们仍觉得自己在自学领域,该学的还有很多。然而,虽然懂得不多,感触却很多。六年的时间不算短,看着孩子一天天成长,我对自学,也从起初的怀疑,到现在的笃信不移。

我们家四个孩子都在家自学,按照学校的编制,各是八年级、六年级、四年级、三年级,老师是爸爸,我这个做妈的,只需专心料理家务,不需插手。对于在家自学,我算是扮演旁观者的角色。虽是旁观者,感触却深。

我是个感性的人,容易感动,看见自己的孩子在家自学后,生命更加散发光采,就忍不住拿起笔来,想要写写这六年来的心情与心得。

没学位文凭,行吗?

我从小就是个适应台湾教育体制的孩子,能够自动自发唸书,对成绩有荣誉感,课业表现优异。虽然在云林乡下读国小国中,高中却能一举考上北一女,让父母和学校很有面子。高中毕业后,顺利考上国立交通大学的电脑工程学系,后来又到美国留学,拿到电脑硕士。

求学过程这样顺遂,又拥有学位文凭,我却自认是传统教育体制下的受害者。

台湾的教育体制,擅长培养会考试的学生。我从国小、国中到高中,一路追求分数,以为人生在世,分数最重要,考上好学校最重要。我丢弃课业外的一切,专心把自己变成一台会考试的机器。

等到终于考上好大学,目标达成,才突然发现接下来没有奋斗的目标,人生不再有意义。这是传统教育体制对我的第一个伤害。

第二个伤害是──错过发展兴趣和家事能力的机会。我从小只顾着读书,没有心思培养任何才艺或兴趣,钢琴学没多久就放弃,合唱团也参加没多久就放弃,连毕业旅行都没参加过,只为了多腾出时间唸书。

长大后,学位是拿到了,却也成了一个乏善可陈的人,只有满脑子呆板的知识。更惨的是,因为我在校成绩好,父母为了保护我唸书的时间,不让我帮忙做家事,使得我连基本的家事能力都不具备。直到要结婚了,还不会做饭,母亲才开始担心,我将如何为人妻、为人母?

传统教育体制对我的第三个伤害是──扼杀自学的能力。我太习惯填鸭教育,太习惯死记死背的学习方式,因此,长大后不管想要学什么,都因为大脑的学习模式已经僵化,导致学习路上困难重重。因为困难,就容易挫折,挫折太多,就容易放弃,渐渐的,对自己的学习能力失去信心,不再有学习新事物的动力。

交大、纽约州立大学硕士...她最后却选择在家,带小孩自学:人生学会这三件事就足够
图片来源:「在家自学 许惠珺」脸书

第四个伤害是──拦阻我朝天分去发展。我从小最喜欢、最擅长的学科是国文、英文和数学。在我成长的年代,数学好的人,不会选读文组,因为社会灌输给父母的观念是:「数学成绩好,应该学理工,不要学文,将来才找得到好工作。」一切选择和决定,都是以将来能不能找到好工作为依据,天分和兴趣并不重要。当时我脑中虽然曾经闪过读英文系的念头,却不敢违背社会和父母的期待,勇敢选读文组。

考上大学后,才发现大事不妙──我一点都不喜欢电脑!硬着头皮读完四年大学,毕业后在电脑公司工作两年,表现平庸。当时以为继续深造会有帮助,就出国读研究所。读完后,再度进入电脑行业时,仍发觉自己对电脑毫无兴趣。

经过痛苦的挣扎,我终于下定决心离开电脑行业。父母对我的决定极为失望,但我实在无法再强迫自己做不喜欢、也不擅长的工作。

感谢上帝为我开路,我后来很奇妙的走上翻译之路。在翻译工作中,我获得无比的肯定和乐趣,生平第一次发现,原来人可以乐在工作,可以享受工作,原来工作不见得要很痛苦。

我渐渐醒悟到,追求学历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人若有工作实力,就算没有大学文凭,还是可以成就一番大事业。自古至今,这都是不变的事实。

我的美籍丈夫,八岁开始自己在家玩电脑、写程式,等到高中毕业时,早已成为电脑高手。因为有工作实力,不必靠文凭加持,就有电脑公司愿意高薪聘用他。

而我的翻译能力,也是透过自学和前辈的指点而来,从未在学校受过正式的训练。当年改行做翻译工作,我那张电脑硕士文凭完全帮不上忙。后来长期为出版社和电视台翻译书籍和节目,他们看上的是我的翻译实力,而不是一纸文凭。

经过20年的翻译笔耕,文字能力不断精益求精,我又发掘自己喜爱写作,这些年陆续写了三本经验分享书。求学时代,我喜爱国文与英文,却碍于社会与父母的期待,加上自己也被洗脑,不敢选读文组。如今人生走了一大圈,还是回到上帝赋予我的天分上—文字工作。


给全天下的妈妈:孩子要的不是妳的任劳任怨,而是告诉他们,有了你,我真开心 「算了,没关係啦~」日本谘商心理师:请原谅半途而废的自己,人生更幸福